評書網 > 網絡玄幻 > 狂暴平頭哥 > 第273章 萬年靈參
    ?    李輕柔望著陳平的背影,心中感到震驚。35xs

    前段時間陳平還是金仙修為,現在他展現出來的實力確實仙王初期層次。

    僅僅過了這么點時間,陳平的修為就提升了這么恐怖。

    今天若不是陳平及時出現,那她真的被冰猿殺死。

    能不能對付冰猿,李輕柔只能看著陳平接下來的表現了。

    陳平目光盯著冰崖下方,能清晰感受到冰猿沖上來的氣息。

    “這家伙氣息不弱,吞噬之后應該能提升不少修為實力吧”陳平心里有些期待了。

    以他現在的實力對付冰猿并沒有任何問題。

    “吼”

    一聲震天怒吼,冰崖一震晃動,冰崖巨大身軀出現在陳平視線中。

    看著快速沖過來的冰崖,陳平嘴角微微翹起,帶著桀驁的笑容。

    感受到陳平眼中那股輕視的眼神,冰猿怒吼連連。

    一股冰冷氣息在冰猿身上綻放,身上氣息越來越強。

    巨口怒張,一股冰冷無比的氣息噴射而出,對著陳平攻擊過去。

    冰冷氣息噴發,迅速凝聚出無數冰刃,如同成千上萬把仙劍對著陳平攻擊而來。

    血靈劍在手,陳平氣勢如虹,強大氣場綻放,仙王氣勢凌然。

    面對冰猿的攻擊,陳平直接運轉幻影劍訣第一式。

    只見千道血色劍影凝聚出來,氣勢凌然,強大威能令人心驚。

    李輕柔眼中露出震驚。

    她發現陳平這一道攻擊威力已經達到仙王后期層次,甚至更強。

    冰猿感受到強烈危機,眼中露出忌憚。

    但它現在并沒有任何躲避的可能。

    兩股力量碰撞,產生強大破壞力,四周冰崖崖壁紛紛破壞。

    千道血色劍影綻放出耀眼劍芒,強大劍意肆虐開來。

    剩下的劍影對著冰猿襲擊過去。

    無處可躲,冰猿強力爆發,對著血色劍影展開瘋狂攻擊。

    憑借著強大攻擊力與防御力,它能將前面幾道攻擊給破掉,而接下來的劍影令它無法破除。

    “轟轟轟”

    遭受到攻擊,冰猿瞬間受傷,身體向下墜落。

    陳平原地消失,對著冰猿掠過去。

    一個仙王期修為的妖獸,對他來說就是一個大補品。

    冰猿看到陳平追下來,心中涌起一股危機感。

    忽然,冰猿發現四周空間被封鎖住。

    它被困住了。

    陳平閃電般到來,以肉身體力量與冰猿展開搏殺。

    自從達到仙王修為之后,陳平的體質已經強悍到一個驚人的層度。

    要論體質強悍程度,同境界修煉者絕對不是他對手。

    就算那些專注體修的人都無法與他媲美。

    “嘭嘭嘭”

    近身戰,身體碰撞聲不斷響起,摻雜著冰猿的慘叫。閃舞

    不到一會,冰猿被陳平打得奄奄一息。

    運轉吞噬訣,陳平對著冰猿展開吞噬,瘋狂吞噬著冰猿體內力量。

    與此同時,他利用搜魂搜索冰猿神魂記憶。

    直到把冰猿體內力量全都吞噬之后,陳平發現修為距離仙王中期又更進了一步。

    “只要得到冰蓮,突破仙王中期絕對不是問題”陳平喃喃道。

    按照冰猿的記憶,陳平向著冰蓮所在的位置過去。

    來到冰蓮所在位置,看到一株通體雪白的蓮花出現在眼前。

    此刻,冰蓮已近完全成熟,濃郁仙靈之氣散發出來,不斷擴散。

    沒有遲疑,陳平立即將冰蓮收走。

    因為他明白,不久之后肯定會有其它妖獸過來。

    收好冰蓮之后,陳平回到冰淵上方。

    但他回到上面時,發現多了一個人。

    在他眼前,一位老者站在李輕柔身邊。

    李輕柔身體力量完全被封住,根本就無法動彈。

    因為身邊那位老者擁有著超越仙王的修為。

    李輕柔在一位仙君面前就是一個剛出生的嬰兒,沒有任何反抗能力。

    “陳平,把冰蓮給我”老者盯著陳平,開口道。

    “大長老,我為什么要把冰蓮給你?”陳平問道。

    沒錯,眼前這位老者就是縹緲仙宮大長老凌震河。

    凌震河這一次過來自然就是為了冰蓮。

    他本想用冰蓮幫助凌仙突破仙君的,但人已經被殺,所以他只能留給自己。

    而來到這里之后,發現了一個令他心驚的秘密。

    陳平竟然擁有仙王初期修為。

    看到這里,凌震河想到了一個可能,陳平應該就是在縹緲仙境里面殺死涂修的那位神秘弟子。

    “你覺得你會是我對手嗎?”凌震河冷冷道。

    在一位仙君面前,仙王就是一個擺設,不堪一擊。

    “我自然不是你對手,但你若是逼急了我,那冰蓮你也別想得到”陳平語氣強硬道

    聞言,凌震河臉色一寒,眼中殺意凜然。

    “你難道不想救她?”凌震河將李輕柔提到身前,語氣冰冷道。

    李輕柔目光注視著陳平,心情復雜。

    她覺得陳平不會救她。

    畢竟兩人關系并沒有那么密切。

    “呵呵,我跟她都沒有什么關系,你覺得我會為了救她放棄冰蓮不成?”陳平冷笑“畢竟冰蓮對我的誘惑力很大,為了就一個毫不相干的人,我可不會那么愚蠢用冰蓮換”

    聞言,李輕柔面如死灰,心里苦笑。

    也對,她跟陳平并沒有什么關系。

    要說關系,也就是劉伯通與水瑤之間那一層關系才會有一點聯系。

    “是么?”凌震河單手提著李輕柔,手微微用力,令后者呼吸困難。35xs

    現在她就是一個沒有靈力的普通人,承受不住一位仙君強者的力量。

    看到李輕柔神情痛苦的模樣,陳平眉頭微微皺起。

    他腦海中不知道為什么會突然出現一些零碎片段。

    那些零碎片段時不時會出現一個女人模糊輪廓。

    “這到底怎么回事?”陳平心中充滿了疑惑。

    難道這跟李輕柔有關系?

    而在他心中有著一個聲音,讓他救下李輕柔。

    “放了她,我給你冰蓮”陳平咬咬牙,給出了答復。

    他不能讓李輕柔就這么死了,一定要搞清楚兩人之間的事情。

    聽到陳平愿意給出冰蓮救她,李輕柔感到意外。

    他為什么要救我?李輕柔心里疑惑。

    “一手交人一手交貨”陳平冷聲道。

    對于陳平的提議,凌震河自然沒有意見。

    兩人都保持著一段距離,隨即同時交換。

    凌震河將李輕柔拋向陳平,后者拿出冰涼丟了過去。

    迅速接住李輕柔,陳平沒有任何遲疑,迅速逃走。

    然而凌震河早就料到。

    他直接出手。

    一股龐大力量爆發出來,震動山河。

    仙君恐怖力量對著陳平與李輕柔襲來。

    “瑪德,這個老不死”陳平心中大罵。

    以他現在修為,想要擋下仙君強者一擊,肯定艱難。

    他把李輕柔摟在懷里,將后背留給凌震河。

    “嘭”

    后背遭受攻擊,陳平瞬間重創,嘴里噴出鮮血,鮮血落在李輕柔臉上。

    呆呆的望著陳平,李輕柔心里復雜‘他為什么要救我?’

    憑借著強悍體質,他擋下了一擊,但身體卻受到重創。

    看到陳平竟然能當下攻擊,凌震河感到非常意外。

    臉色發狠,凌震河再一次發出攻擊。

    這一次他的攻擊更加強大,就算是一位仙君強者都不敢輕易擋下。

    危機時刻,陳平祭出天妖塔,帶著李輕柔躲進去。

    “轟隆”

    天妖塔遭到攻擊,劇烈顫抖,搖搖欲墜的樣子,似乎要被打破。

    天妖塔承受住了攻擊,但里面的陳平卻不好受,傷勢再一次加重。

    控制著天妖塔向著冰淵下去。

    凌震河快速過去,想要攔下來,卻只能眼睜睜看著天妖塔消失在眼前。

    “這小子身上竟然懷有如此神物”凌震河神情陰沉。

    他不敢下去,因為冰淵下方就算是一位仙君強者都無法踏步。

    所以他認為陳平墜落下去,十死無一生。

    天妖塔在下降到一段距離之后便停止下降,落到一處。

    天妖塔內,陳平身體可不好受。

    雖然在天妖塔里面,但卻能感受到那股冰冷刺骨的寒意。

    他就感覺處在一個冰窟里面。

    身受重創,他想要熬過去,就得恢復修為力量。

    但需要時間才能恢復。

    而且還需要利用力量來抵抗寒意,所以他想要恢復力量就得需要更長時間。

    他將李輕柔身體封印解除,讓她恢復靈力。

    “現在怎辦?”李輕柔注視著陳平問道。

    “還能怎么辦,等我恢復實力再說”陳平無奈地說道“以我們現在的實力,如果上去,肯定不是凌震河那條老狗對手,上去就是找死”

    李輕柔沉默了。

    想離開冰淵,沒有達到仙君境界無法離開這里。

    畢竟冰淵上面有著一位仙君強者。

    “先等我恢復靈力再說吧”陳平說道

    他盤腿坐下來,開始恢復靈力。

    在天妖塔里,能聽到外面不斷響起寒風呼嘯聲,仿佛厲鬼嘶吼,聽著讓人頭皮發麻。

    李輕柔運轉靈力抵御寒意。

    但她的靈力消耗太快。

    因為現在的位置是冰淵下面,若不是有著天妖塔護著,她絕對會被凍死。

    由于帶傷在身,陳平恢復靈力的速度有些緩慢。

    冰冷的寒意侵襲,令陳平都感覺自己身體變得僵硬起來。

    但他卻強忍著,盡量讓自己恢復傷勢。

    但現在的溫度也讓陳平有些煎熬。

    李輕柔也好不到哪去,身體絲絲發抖著。

    隨著時間一點點過去到來,靈力消耗越大,她感覺到的溫度達到了前所未有的低溫。

    她渾身僵硬,仿佛一尊冰雕盤坐在地面上。

    陳平一邊運轉靈力抵御寒氣,一邊緩慢地恢復著靈力。

    他冷得牙齒都在打架,發出嘎嘎聲響。

    隨著靈力一點點恢復,陳平身體情況才好轉一些。

    但靈力依然不夠,必須要繼續回升才行。

    畢竟他現在實力還低,想要徹底抵御寒氣,還是有些困難。

    “你感覺如何?”陳平看著渾身凍得發抖的李輕柔問道。

    “我還能堅持一段時間,暫時沒事”

    李輕柔雙眼緊閉,運轉靈力抵御著寒氣。

    見李輕柔暫時沒有事,陳平便繼續恢復靈力療傷。

    李輕柔運轉靈力抵御著寒氣,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

    而靈力力量也在逐漸不斷地消耗著。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李輕柔心里發苦。

    靈力消耗速度之快,想要撐下去是不可能了。

    再過一短時間,體內靈力便會徹底消耗殆盡,到時候只能憑意志堅持了。

    大約過了半個鐘后,李輕柔的聲音響起。

    “好冷”

    聲音微弱,帶著絲絲顫抖。

    陳平查看了下李輕柔情況。

    發現李輕柔臉色發白,嘴唇發紫,渾身顫抖著。

    “靈力這么快就消耗完了?”陳平心里暗道不好。

    不敢怠慢,陳平挪到李輕柔背后,向后者體內輸入靈力。

    這樣一來,靈力消耗就更快,而他的靈力恢復更加緩慢。

    但陳平心里面也很無奈。

    如果不這樣,李輕柔肯定熬不過。

    得到陳平靈力的幫助,李輕柔身體好轉了不少。

    “你為什么要救我?”李輕柔微弱的聲音響起。

    “我不知道”陳平回答道。

    聽到陳平的回答,李輕柔心里覺得有些好笑。

    “你身體怎么會有寒氣?”陳平察覺到李輕柔身體不對勁。

    “自從我修練以來身體每個月都會產生寒氣,至于是什么原因?我也不知道”李輕柔聲音微弱。

    得知李輕柔身體每個月都會產生寒氣,陳平心里感到疑惑。

    但現在不是想這些問題的時候,陳平需要專心運轉靈力。

    李輕柔身體情況比陳平還要糟糕,所以消耗靈力的速度就加速。

    現在要給李輕柔輸送靈力,還要支撐著天妖塔,又要給自己抵抗寒意,陳平體內靈力都供應不過來。

    現在他只能強撐著身體。

    那冰冷的寒氣在洞穴里面流轉,縈繞著兩人。

    陳平臉色發白,嘴唇發紫。

    現在他也頂不住著冰冷的寒氣。

    李輕柔身體絲絲發抖,差不多要昏迷過去。

    “冷”李輕柔嘴里虛弱地喊著。

    她的意識開始有些模糊。

    雖然有著陳平輸送過來的力量,但卻不夠。

    “嘶嘶,這么冷”陳平身后觸碰了下李輕柔身體,頓時被嚇了一跳。

    此時,李輕柔身體比陳平身體還冷。

    “冷”李輕柔嘴里不斷地喊著。

    她仿佛失去意識一樣。

    陳平咬咬牙,只能把李輕柔摟在懷里,利用體溫來取暖。

    他沒有再給李輕柔輸送靈力,而是全心恢復自身靈力。

    只希望依靠自身散發出來的溫度能給李輕柔爭取一段時間。

    陳平摟在著李輕柔,身體感覺貼在一塊冰塊上面。

    李輕柔散發出來的寒氣再加上冰淵襲來的寒意,對陳平來說就是雙重煎熬。

    寒意肆意侵襲。

    陳平感覺時間過得漫長,仿佛定格一樣。

    太難熬了。

    他吸收著聚靈珠里面的靈力恢復靈力,同時治療傷勢。

    過了很長一段時間,他體內靈力才恢復到七成。

    而他體質恢復力強悍,所以傷勢在丹藥輔助下恢復了不少。

    而李輕柔此刻躺在他懷里,安詳熟睡著,已經沒有危險。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上海时时乐开奖号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