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書網 > 網絡玄幻 > 堒墟 > 第十二章:妙計?
    “哎呀!弟弟呀”雕老三重重地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作出一副異常興奮的模樣,并對魚老四大聲叫喊道:“你竟然與哥哥想到一塊兒去了!”說著便哈哈大笑起來。

    “啊?!”魚老四很是納悶,緊皺著眉頭問道:“難道你也覺著他們糊涂?!”

    “嗯”雕老三點了點頭,接著又意識地環顧了四周一下,說道:“我這說了,你別可跟大哥和二哥說,不然他們又該說我的不是了”

    “知道!”魚老四點了點頭,說道:“說罷,我保證不與他們說就是了”

    “那咱們可說定了!”雕老三望著他,說道:“你說,這不管是朋友還是敵人,一上來就要搶!不好罷?”

    “強盜!”魚老四冷冷道。

    “精辟!”雕老三聽后,連連點頭,露出欣慰的笑容豎起大拇指稱贊道:“四弟說的好!總結得相當到位,哈哈”

    “哦?”

    “很好!”接著雕老三又深深地嘆了幾口氣,道:“舔著臉要去詢問人家的來歷,還得看別人臉色,真是憋屈!”

    “下作!”魚老四右手捶胸,罵道:“簡直就是荒唐可笑,愚昧至極!大哥和二哥何時變成了這樣?受了人家的氣還要舔著臉去拉攏,哼!往后要咱們的臉往哪里放?虧他們想得出來!”

    “誰說不是呢?”雕老三低著頭,連連點頭稱是,小聲嘀咕道:“眼前這個狀況還著實不好辦,這魚老四本來就是個直腸子,向來直來直去,橫沖直撞的,哪里是個省油的燈?平日在家里也就罷了,但是在外面可就不行!若要等他發起瘋來,哎,恐怕兩位哥哥都壓不住他。”

    他一邊說一邊還輕輕地瞟了瞟站在對面不遠的紫色羅衫。

    “哼!”魚老四突然朝雕老三問道:”你低著頭干?!難道你覺著我說得不對!”。

    “你這是說哪里的話?”雕老三迅速抬起頭,皺著眉頭苦笑道:“我地好四弟呀,你是誤會三哥了!我怎能說你的不是呢?”

    “是嗎?”

    “嗯,嗯!”

    “那你意思是覺著我說的對?那你也反對大哥二哥他們?”

    “這..”雕老三遲疑了一下,才道:“也不是,我覺著你,還有大哥他們說得都有道理!”

    “屁話!”魚老四瞪了他一眼罵道:“凈說廢話!跟沒說一樣!”

    “我..”此時雕老三不知該說什么,又不想見著魚老四那張臉,于是將頭低下,心想:“眼下呀,這老四鐵定不會善罷甘休!但他能是那個家伙的對手嗎?別時候打不過,不僅丟了他的臉面,還連累了我,大哥二哥再三囑咐,讓咱們且不可輕舉妄動!哎..”又想:“若老四真得有能耐戰得過那人,倒是可以給咱們弟兄長臉!就不怕...哎”

    “也不知道這家伙站在哪里想什么?”魚老四見雕老三矗在那里,又點頭又搖頭的,而且上下嘴唇還不時地上下撥動,也不知在搞什么鬼,見其半天沒有說什么話,便有些急了,指著他的鼻子怒斥道:“哼!雕老三,你在底下嘀嘀咕咕說些什么!為何過了這么久還不說話?”

    “哎呀!四弟呀,”雕老三猛地抬頭,對著他苦笑道:“你可莫生氣呀,我那是在思索,想著接下來我應當怎么辦呀!”

    “哦?”

    “嗯!”

    魚老四皺了皺眉頭,蔑了他一眼,道:“你還能想出什么好法子?!”

    “你!”雕老三心里雖說有些憋屈,但又不好在魚老四面前表現出來,但現在著實有些生氣,腦子突然閃過一個念頭,是該讓這個不可一世的弟弟吃吃苦頭了,得一點顏色看看。

    是得讓他知道知道,這平時里若不是兄弟幾個讓著他,他能有這些能耐?但話又說回來,這魚老四究竟有多大能耐平日里還真的全然不知!

    眼下正好也可以讓他與這紫色羅衫比試一番,贏了倒好,可以為大哥出口惡氣。輸了也沒事,就當戳戳這小子的銳氣。

    “可謂時一石二鳥的妙計呀!”

    雕老三越想越覺著此計甚妙,又是拍手,又是點頭,異常地興奮。

    “雕老三!”魚老四見狀,有些疑惑不解,便忍不住朝他喊道:“你是著了什么魔怔?怎跟個傻子一般呀,又是傻笑又是搖頭晃腦的!”

    “看你還能得意多久!”雕老三嘴角邪了一下,但又感覺自己剛才的樣子的確有些失禮,頓時覺著有些不好意思起來。

    他低著頭,想起剛才那個妙計還著實不錯,心道:“是該給你這個不知尊敬兄長的家伙一點教訓的時候了”于是便又將頭抬了起來,故作鎮定地笑道:“老四呀老四...”說著還忍不住哈哈大笑了幾聲。

    “咦?”魚老四皺著眉頭,有些疑惑不解,瞪大了眼睛望著他。

    “哎...”雕老三一邊望著他,一邊又用手指著對面的紫色羅衫,嘆道:“我瞧呀,對面那小子還是有兩下子的,既然大哥那么怕他,并且還將月澤晶石拱手讓與他,哎...”

    “哼!你嘆什么氣呀?”

    “哎..”雕老三又嘆了幾聲,說道:“這次可能咱們真的遇著對手了!往后的日子定是很難過,得夾著尾巴做人了!哎...怎么辦才好呢?眾弟兄還指著咱們啊!哎...”

    “哼!妄想!”

    “但我又倒覺著他呀,他那是虛張聲勢,就是想讓咱們都害怕他,然后叫咱們不戰而退,他好從中撿便宜,哼!想得美。”

    “那還用你說!”魚老四作出一副不以為然的模樣,說道:“就他那些手段,還能瞞得過老子?也未免太瞧得起他自己了罷!”

    說著他又握緊了拳頭,咬緊了牙關。

    “嗯!”雕老三見狀,故意點了點頭,說道:“想不到四弟這回又與哥哥想到一塊兒去了,哈哈..著實不容易呀!哈哈...”

    “哦?”魚老四白了他一眼,冷哼一聲,說道:“那若照你的意思看,是說我還不如你?”

    “哎呀!”雕老三趕緊搖頭,解釋道:“你怎么說這樣的話?誤會哥哥了不是!”

    “誤會你了?!”

    “是呀!”雕老三點了點頭,嘆道:“也別怪我這個做哥哥的說你,平日里你呀你就總是對我有偏見,總是誤會我”

    “哦?”

    “嗯!你怎么能這樣想呢?不能這樣想,不能..”

    “那我該怎么想?”說著魚老四又用眼睛的余光瞟了瞟紫色羅衫,似乎感覺那里不對勁但又說不上來,便隨口問道:“接下來你要怎么做?”

    雕老三看了看他,反問道:|“那你覺著該怎么做?”

    “哼!”魚老四朝他怒視道:“是我在問你,你倒好,反過來問我!”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上海时时乐开奖号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