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書網 > 都市言情 > 狀元是我兒砸 > 第四章逼迫(一)
    姜氏冷笑兩聲,老娘早就想打周氏你個老不死的了!既然你急著上門找打,老娘今兒個就不客氣了。

    親家又如何?周氏以前的行為就不配做自己的親家。

    “啊!天殺的,你住手,這個潑婦住手。”

    周氏被姜氏壓著賞了好幾個耳刮子,像印章一樣的紅印子蓋在一張老臉上,格外清晰。

    姜氏做慣了農活兒,力氣自然是有一把的,而周氏仗著自己丈夫是個讀書人,在家里吃吃喝喝“嬌生慣養”的,這種情況下,只能是被動挨打的份兒。

    “兒啊,還不快來救老娘哇,老娘要被打死了啊!”周氏疼得哇哇叫,朝院子外的墻角處喊了喊,順帶指責姜氏,“姜氏,你這天殺的,是不是也這么對我女兒?我兒這是造了什么孽啊!攤上這么個潑辣婆婆,還有什么活路哇?”

    這么一說,姜氏下手就更重了,不僅出手,連腳都用上了,拳打腳踢。不過片刻,周氏豬頭形象初具雛形。

    在周氏喊出那一聲兒的時候,黎清下意識的以為這是在叫她,正當她準備勸架的時候,余光撇到墻角有一抹黑影。

    還有人,定是娘家人了。

    記憶里,周氏并不是一個好母親,周氏是個典型的重男輕女,對于她來說,兒子是她的命根子,女兒命如草芥,原主不是傻子,早就察覺了,和周氏根本不親近,甚至渴望脫離周氏的牽制。姜湯臣為了和原主落得個清閑安寧,掏了半身家底不說,還把考學名額讓給了原主的哥哥,生生的再等了一年才考上秀才。

    本以為嫁人了,就脫離了周氏的控制,也可以逍遙自在一些。可是沒等小兩口甜蜜兩年,這周氏竟然上門來,想要離間兩個的感情,讓湯臣在考學上再慢他兒子一步。姜湯臣是原主哥黎有良考學上最大的競爭對手。

    原主好歹是讀過一些書的,明事理,沒讓周氏得逞,這件事婆婆姜氏也是知道的。

    這時聽墻角的人慢慢走出來,是她娘家哥和爹。黎清看了一眼轉身進了屋子。

    黎宴明見黎清既沒有拉開她婆婆保護自家娘,也沒有出來恭敬的迎接他,頓時一臉不爽,眼皮子耷拉下來,有了計較。

    “云及,醒醒。”黎清輕輕搖醒兒子。云及擦了擦眼睛,發出蚊子般扭捏聲。“娘親。”

    “云及乖,現在娘親要交給你一件事兒,如果辦不好,娘親就永遠見不到云及了。”黎清在云及耳邊輕聲說。

    云及慌了,淚水在眼眶子里滴溜溜打著轉兒:“娘親不能離開云及。”一雙小手緊緊攀在黎清身上,生怕她消失不見。

    黎清輕輕撫摸他的背:“云及偷偷的從后門出去找王婆婆,請她找里正和村長過來,娘親就可以永遠留下來,守著云及了。”

    “真的?”云及一袖子擦掉還沒來得及掉下來的眼淚,望著黎清,希望得到她的確定。

    “是,不過要悄悄的,能做到嗎?”

    “好,云及能做到。”

    黎清打開后門,讓云及出了去,目送云及小小的背影漸行漸遠。她轉身出了屋子。

    有些東西,還是早些處理了為好。

    “小妹,你看著娘被這個無禮潑婦打,不上前幫忙便罷了,居然還無視我與父親,你就是這么秉持孝道的?”

    黎清剛走出門,一陣聒噪在她耳邊炸響。抬眼看去,只見一個瘦削的長袍交領男子拿著一把閉合的扇子指著她,面露兇光,嘴巴雖在鼻子下面,卻有些歪,整個人看起來邪里邪氣的。雖然記憶里有這個人的樣貌,畢竟沒有真實的來的沖擊大。

    “大哥。”

    黎清喊了他一聲兒,全然不計較這個男人之前說了什么。

    “小妹,果然是嫁出去的女人潑出去的水,我以為你連自己的雙親都不要了呢。”黎有良不依不饒,在他看來,黎清這是不孝,不孝的女子能拿來做什么?

    黎清心里冷哼,說她?瞧瞧這就是周氏的秀才兒子,自家老娘被打成那樣都沒有去拉一把,倒是在這里數落起她來了。不僅僅是黎有良,連他爹黎宴明也沒有任何反應,放任姜氏對周氏拳打腳踢。

    自持一個讀書人的身段,對于這些婦人間的事兒不管不顧,在黎清的眼中,這樣的男人只能用兩個字來形容,渣男。

    不過黎清自然不能用她靈魂的現代思維來解決問題,于是故作委屈道:“大哥,你也知道我婆婆兇名在外,我一個是他人的媳婦,一個是母親的女兒,夾在中間,幫哪邊都是于理不合,大哥,我……我實在是無能為力。”說著說著黎清竟捂著臉小聲兒啜泣起來。

    “你……”黎有良勁咬牙齒,想說什么,最終將所有的話都咽進了肚子,捏著扇子對姜氏呵斥道:“不知親家娘打夠了沒有?是不是要把我娘打死了才心安?”

    其實姜氏早就打夠了,只是裝模作樣的,她想看看黎清的反應,最終果然沒讓她失望。

    這個兒媳婦心里始終向著自家而不是娘家,這就夠了,也不枉自己在她嫁進姜家這些年,待她這樣好了。

    姜氏施施然起身,周氏躺在地上,已經衣衫雜亂,頭發散亂,眼神零亂,總之一個字,亂。

    只見她的臉青一塊紫一塊,四肢隨意擺放在地上,仿似已經和身體分開了一般。

    姜氏也不是全身而退,雖然周氏力氣上不如她,但是她臉上也遭了殃,好幾條血痕明晃晃的躺在略顯蒼老的臉上,身上不知道有多少青青紫紫的傷痕,黎清卻沒見她吭聲兒。

    是條漢子。

    “呵,搶人都搶到老娘家里來了,以為老娘好欺負?”姜氏絲毫不懼兩個男人,眸子里盡是血絲,紅彤彤的一片,像是血殺之后的母狼。

    這么多年的親家關系了,雖然一個在十里塘村,一個在十塊田村,中間還相隔了一條寧河,但是她料定了黎家主事兒之人不敢對她動手動腳。

    讀書人的喜歡靠他的三寸不爛之舌,只可惜這招在姜氏面前毫無用處。

    “什么搶人?我與爹娘只不過是聽說了妹夫去了,過來看能不能幫上忙,沒想到趕過來的時候,已經下了葬,這件事就是親家娘的不是了,親家娘居然沒叫人送個信兒來,害的我們沒有給湯臣送最后一程。”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上海时时乐开奖号查询